红尘烟火 ——《碎片》征文作品

为了投稿《碎片》微文学大赛,修改了《滚滚红尘》影评,目前文章进入了复赛阶段,同时也在简书首页得到了编辑推荐

Posted by ChenJY on December 9, 2016 | Viewed times

“来易来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大概罗大佑自己也没料到,这首他当年应约写下的曲子,竟成了一个年代的绝响…… ——题记

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走在香港,那条由一块块长短不一的青石板所铺成的街道上时,你会惊讶地发现,路两边茂密的荫郁里掩藏着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香港最出名的旗袍店,木质雕花纱窗、爬满浅灰色螺纹的台阶,隔窗里挂的是那时全香港最知名的女演员的试装照,店里老式唱片机里流淌出来的的是那时全香港最有名的歌……

1990年,《滚滚红尘》以黑马之姿横扫台湾金马奖八项大奖,林青霞借此成功封后,曾记得有人说过:“如果有部电影是完美的,那就是《滚滚红尘》了。”这部交织了爱与恨、现实与理想、个人与国家命运的协奏曲,确是成为了一代人记忆里的珍藏。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尘缘匆匆不语的胶着……”

电影讲述了年少时被父亲囚于深阁,却渴望自由和独立,并为爱可以付出一切的女作家沈韶华,机缘巧合之下与日伪文化官章能才相爱,却在抗战胜利之后遭到背叛,心灰意冷之下的她转而接受痴心自己的余老板的照顾,最后在渡江战役前将自己的船票偷偷塞给能才,选择含泪目送他出海,痴心的她最后未等到能才归国相聚,早早惨死于十年浩劫的坎坷故事。

作为三毛唯一一部中文剧本,也是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的绝笔之作,她心里想写的是张爱玲的故事,却提笔写成了自己的故事;她想写的是玫瑰花丛里荆棘的刺,却在字里行间溢满了幽幽的花香。可能在她心里,终究是觉得比张爱玲要幸运,张被胡兰成背叛,自己却等来了荷西的六年之约。于是心软的她不愿照搬冰冷的历史,而是给韶华安排了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一如文章中强调“能才对于他生命中出现的过的女性,事实上只爱过那位作家——沈韶华”。虽然这个怯弱男人依旧带给了韶华伤害,但他的内心是柔软的茧,如果剥开里面会有纯粹的感情。

“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终生的所有,也不惜获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韶华作为新旧之交,敢于追求心中所想、所爱的进步女性,内心憧憬美好的爱情,对阁楼窗外的世界充满希冀。因此一遇到敲门的爱情,就好像扑火的飞蛾,而决然不在乎能才的社会身份。剧本第三十一场,能才在黑夜动乱中带着韶华和月凤坐车逃至日本军营暴露身份,在月凤的几经逼问下,韶华虽紧咬嘴唇、脸色苍白,但却目光炯炯,张口的声音宛若切冰碎雪般坚决:“他是我的……男人。”至于其他的,这个在时代浪潮中挣扎的,好不容易才找到避风港的女子已无力管辖,眼前是支离破碎的生活,她能做的只有紧紧保护自己的爱人,一如她捧在掌心的虎绒玩具,甚至不惜为此打破世俗认定的是非对错。

在登船前夕,她将自己的船票偷偷塞给能才,将离开的权利送给了这段她珍惜的爱情。在三毛笔下,韶华是眼盲的勇士,她坚强、感性、不顾一切,她将自己的感情托举得高于世俗,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却为了盛开的花朵,她甘心扎根淤泥。三毛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地隐去了韶华之后四十年的生活,文中没有交代韶华的死因,只说她留下一本以自己为原型小说《白玉兰》后,死于十年浩劫,这个女子戛然而止的结局竟如此寥寥,令人不胜唏嘘。

反观能才,他是个情感饱满的苦学男子,但却又软弱无力,在乱世中他投身于敌营,选择委身日寇以求保全自身,当他被刺杀时他大声反问行刺者:“难道杀了我就有用了吗?国家就有救了吗?”他被乱世的枷锁束缚住四肢,他羞于自己的职业却又无力做出改变。他珍惜自己和韶华的感情,却又无法为爱情放弃一切,大难当头,他想的是尽全力保全自己,而不是保护好身边的爱人。三毛笔下的章能才,充满了自私矛盾的特点,他一方面渴求在乱世中抗争,却因为内心的懦弱而深陷自己铸成的牢笼,说到底他不过是个在乱世之中随波逐流的平凡男人,他如何能负担韶华的如此深情?正如他自己感叹的那样,如果我们晚生十几二十年,那会是怎样的光景。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我深深感动于影片最后在码头上的场景,拥挤的人潮中,能才却始终紧拥韶华。那一刻除去社会身份的阻碍和世俗眼光的考量,他们就是一对追逐幸福的雏鸟,人海狭缝中紧紧相握的那一放手,宛如一条纤细的绸带,一头牵着思念,一头拴着勇气。仿佛两人内心都清楚,这次的相见之后恐怕既是生离又是死别,即使那条“绸带”如此脆弱,好似一绷就断,但在十指紧扣的力量下依旧彰显出无畏的勇气。在时代洪流的肆虐下,我们都似飘摇的小舟那般,颠簸在风浪之尖,忠贞的人们用情感拧成一股股帆绳,用坚韧填补风帆的伤口,用执着维持船舵的方向,裹挟着永不分开的决心,披荆斩棘、毫无畏惧。

如此乱世中的爱情,幸也不幸,令人惭愧也令人羡慕。

是啊,飞蛾扑火的路上怎会回头……

《滚滚红尘》全片不提爱字,三毛却让笔下所绘之人为爱所困一生;不提思念,相爱的人总以为山高水长万里河山会有再见之时;不提婉恨,那些被送走的、被背叛的幸福重逢时都不再与你细说;不提哀怨,那抹宛如青萍浮沉、随波逐流的无奈与痛苦都散于风烟。丁玲曾说,“若此生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可真沦陷在红尘中的男女,经历了交织的家国情仇,苍茫乱世中,将离别当做笑靥赠与生命中可等、可怨、可想、可爱的人。

尽管时代判决了爱情,就像锋利的剪刀划开锦缎,可是忠贞的人们将它们拾起,继续缝补完好,不离不弃;尽管我们走过红尘,却又不能超脱红尘,只能挣扎在彼此生命的浮沉中,像一只挂着灯火的孤舟,摇曳在风浪之中……

飞蛾扑火时,一定是极快乐极幸福的,一生难忘……

许可协议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