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的故事

我能知道的是,这座城市就像一顶帽子,我们都活在帽檐边沿,改变自己的不是周遭的一切,只有自己的本心

Posted by ChenJY on October 15, 2016 | Viewed times

第一个事情是在去年春节过来开学的时候,五号线莘庄的地铁上一下子挤上来好几个男人,手里攥着好几个蛇皮袋,五花大绑,肩上扛着尼龙布包,鼓鼓的那种,看着就沉。好不容易挪上了地铁,卸下行李之后开始四个汉子开始到处问人:

“大哥,五号线在哪下车啊?”

“五号线怎么下车嘞?不行的为,你要在五号线上哪一站下?” 旁边人说道

“我们不懂,就说让我们五号线下”

声音挺大,几句对话一出,整节车厢的人都看着他们包括我,一行四个汉子,都是手上磨了老茧的民工,年纪也不大,相比同龄人来却说沧桑很多,脸是黑黑的,爬了几条皱纹,眼神迎着全车厢人的目光,问话的汉子也有些尴尬,说介绍工作的老乡电话里就是这么说的,没说哪一站就说了五号线,第一次来上海也不懂。紧接着车厢里又有人问说

“那工厂地址知道吗?”

汉子说好像叫xxx,旁边人告诉他们在东川路可以下。 临近下车的时候,四个汉子背起他们沉甸甸的行李,真的是快压弯脊背的好几大袋,旁边有人劝他们说三个人正好打个车,也就是个起步价多点就到了,扛着这么多东西走过去肯定吃不消的,四个汉子笑了笑说不打紧,能走过去。旁边人惊道

“走得动啊?”

汉子说“走得动,走得动的。“

然后就这样,他们扛着行李顺着别人指的方向一步一步走远了,傍晚出发,天黑不知道能不能走到……

第二个故事是在地铁站的红绿灯路口,有次晚上八点多回学校,在那里等红绿灯,先前站在路边的大妈立马靠过来,先问我知不知道xxx怎么走,我笑着回答说不清楚之后她话锋一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难为情地说自己去女儿家缺了点钱想打个的什么的,那时候我这种事在南站也见了好几次,我的脸瞬间就冷了,我说不好意思身上没带钱,你找地体站里的值班人吧,她说就十块,我说身上五块都没有,恰好绿灯了我就没搭理径直往前走了,耳朵听到后面她低低地说诶哟,五块都没有啊,身边不带钱的啊。听到这句的我生生刹住脚步,一阵气血翻涌,转身对她说了段我觉得很有哲理的话,我手指着停在地体站出口的餐车,对她说:

“那个阿姨和你差不多年纪,可能还比你大点,大冬天的天天晚上七点不到出摊,要到地铁停运才回去,晚上冷不冷?夜路黑不黑?但人家走的是夜路,赚的是堂堂正正的钱。”

而事实上,我这段话压根没说完,因为说了一半,那大妈就白了我一眼转身走了,我那时心想,其实不论我说什么她其实根本不会听的。

我想到了那四个汉子,很淳朴,不知道他们花了多长时间、问了多少次路才走到了要工作的工厂;也不知道他们平常是有多节省才连十几块的的士都不愿意打,硬靠双脚走;也不知道那一双双手靠做什么样的工作才能让家庭无忧;是不是他们家里还有一个可爱的、想念的孩子;但我能知道的是,这座城市就像一顶帽子,我们都活在帽檐边沿,改变自己的不是周遭的一切,只有自己的本心。

许可协议


这是一个不定时更新的、披着程序员外衣的文青小号。

在这里,既分享极客技术,也记录人间烟火,欢迎关注。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