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珍惜

我想说说的2014,是那些关于生命不能承受的轻和重

Posted by ChenJY on January 6, 2015 | Viewed times

  走到年底,总有些对时光飞逝的感慨和对人事更迭的唏嘘,其实那些都是矫情的。你站在时间的终点回望,当然会诞生这种“眼界”和“胸怀”,换做平常,自己恨 “亏我思娇情节,好比度日如年” 的时刻不胜枚举。但今年,这个已经过去的2014年,真的很梦幻,也真的很残忍,于是想说的很多话总是被堵在嗓子眼,很多本该欢笑的日子却涌进了碎心的眼泪。有时候时间真的会比你走得稍快一点,你还未曾察觉,如梦一场之后很多人和事却不会重来,所以题目叫 —— 且行且珍惜。

  2013年,周小平的这篇《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的共鸣,号称唤醒当代青年信仰的文字力量,文章的字里行间总是有一种能煽动情绪的暗劲,不过一个年代的确不能缺失生命的信仰,但也不能只有信仰。只怀揣信仰、没有理性的年代历史早有例证——会极度疯狂!就是在这样的生命、理性的拷问中,2014年悄然到来。

  而我想说说的2014,是那些关于生命不能承受的轻和重。

  我以为有些关乎生和死的问题,离自己很远,离自己身边的人也很远。

  直到昨天,36条生命鲜明的将2014和2015划成了两个世界。在数万人倒数十秒的声浪中离开人世,那新年的钟声竟成了她们最后的挽歌,现在再看,原来当东方明珠亮起新年的中国红时,整个外滩却霎时灰白······凌晨四点在官微上得知这个消息的我们,一开始有些无法相信:

  和我们一样来迎接新年的人就这样离开了吗?   她们的家人、朋友怎么能接受得了?   谁会想到在新年的第一天除了满满的祝福,还会有亲人离世的噩耗?   还有···我们那时在干嘛?

  时间倒回2014年12月31日晚十一点,我们那时正在纠结着是去外滩?还是找个吃的地方坐下来?而看着缓缓流淌的人流,我们最后决定选择后者。在好不容易找到位置的麦当劳里,我们还嘻哈的开了个总结大会,来反思当时觉得一团糟的前半夜。因为自从错过了晚上的轮渡,我们前半夜的故事正式进入了悲剧篇章,反反复复、犹犹豫豫的我们最终在外滩绕了一圈,最后还在纠结:要不要再去外滩参加最后的倒计时?

  回想到这里,我们的表情已经有些石化,如果当时我们很有骨气的选择“不到外滩不回头的话”,应该差不多就在事发的时间点到达陈毅广场,也许我们曾一边纠结着、一边远远观望过的人流里就有之后·····

  顿时,我们面面相觑,竟无言以对。凌晨四点我们才知晓这场悲剧,原来我们曾经离可能的“别离”这么近,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庆幸在胸口化开,原来看似一团糟的前半夜竟也渐渐可爱起来。随着短暂的感慨之后,接着是一段时间的沉默,每个人盯着官微上文字和图片静静出神,因为就在事发不到两个小时前,我们还在同样的地点照过合影。而突然降临的灾难就这样带走了36条年轻的生命。

  绝大多数是和我们一样年纪的大学生,都是怀着一样的期待和欣喜来外滩跨年,但短短一瞬便天人永隔,这是怎样的一种世事无常!这期间崔还接到了她爸的电话,她略风趣的说:“还活着。”我也给我妈发了条短信,但骗她说“已经到宿舍”,其实当时压根还没上地铁,因为我知道明天她一看到新闻会是如何的揪心,还是先提前报个平安吧。

  就像富美的说说上写的那样:原来活着是这么奢侈的事。   而原来,活着是这么值得珍惜的事。

  就在跨年前夕,很多人的新年愿望显示在了花旗大厦户外大屏上,其中很感人的一个——且行且珍惜,被赵胡抓拍了下来,发心愿的人大概不会想到,这会成为两小时后对生者最好的祝福······

  2015年的第一天,当我们四个迎着日出走回宿舍的时候,陈毅广场边,一束束鲜花早已静静地躺在草坪上,当第一缕阳光撒上,那便是一个城市的温度······

不要问 不要说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刻 偎着烛光让我们静静的渡过莫挥手 莫回头 当我唱起这首歌 怕只怕 泪水轻轻的滑落愿心中 永远留着我的笑容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几许愁 几许忧 人生难免苦与痛 失去过 才能真正懂得去珍惜和拥有 情难舍 人难留 今朝一别各西东 冷和热 点点滴滴在心头愿心中 永远留着我的笑容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伤离别 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 再见不会太遥远 若有缘 有缘就能期待明天你和我重逢在灿烂的季节                    ——《祝福》张学友 冬夜在南京路上听流浪歌手唱的歌

许可协议


0

Comment